<p id="rvtfd"><p id="rvtfd"></p></p>

<sub id="rvtfd"></sub>

          <address id="rvtfd"></address>

            當前位置:首頁 > 黨校聲音

            宋儒亮應邀參加廣州市廣播電視臺《說法》節目解讀《安全生產法》

            時間:2022-06-06 14:53:11 來源:廣州市廣播電視臺 【字體:

              礦難、火災、車禍、事故……

              伴隨著現代文明的不斷發展

              各類安全生產事故也層出不窮。

              新《安全生產法》自2021年9月1日施行以來,

              成為保障全社會、全領域安全生產的

              重要依托和主線。

              那新修訂的《安全生產法》

              對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會帶來哪些影響?

              本期《說法》特別邀請到

              廣東省法學會應急管理法治研究會會長宋儒亮

              廣州市應急管理局法規處處長郭娟

              為你解讀新《安全生產法》做出的改變


              



              責任厘清,企業老板是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

              

              老板:我請你是干嘛的,安全這東西你管就行了!不要找我!

              員工(安全員):老板你這樣是違法的!

             ?。ň鶠樵O計對白)

              老板不懂安全算違法?


              


              廣州市應急管理局法規處處長 郭娟

              郭娟:根據新《安全生產法》,企業的老板是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就是本單位安全生產的第一責任人,對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全面負責。

              據郭娟介紹,根據新《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七條,它明確規定企業的老板,應當具備本企業所從事的生產經營活動相關的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而且該法也規定了企業老板有七項必須履行的安全生產職責,所以說老板他不僅要懂安全,而且要知責 履責 盡責,否則他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廣東省法學會應急管理法治研究會會長 宋儒亮教授

              宋儒亮教授:“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是專門針對企業主要負責人的一條修改。我們長期說企業老板要全面負責,但是它往往容易流于形式,全都管,也全都可以不管,所以在這個地方加了叫第一責任人,不僅定性“全面負責”,而且定位定序。這一定位定序很大程度上是出了問題的時候,查找誰是沒盡到責的時候,那就首先要找到企業負責人。

              除此之外

              新修訂的《安全生產法》

              違法處罰力度不可同日而語

              違法處罰力度加碼,罰是一般做法,不罰才是例外

              郭娟:首先,新《安全生產法》的處罰金額更高。比如說事故處罰,原來發生特別重大事故,最高是罰2000萬,按照新《安全生產法》,最高可罰一個億。包括發生一般事故,對單位的處罰,處罰金額起點從原來的20萬上調到30萬,還包括很多的處罰條文,處罰額度都有提升。

              第二,處罰更嚴。原來執法人員發現違法行為,可以責令企業改正,如果按期改正,就“可罰 可不罰”,但是根據新的《安全生產法》,不存在“可”字,罰是一般做法,不罰才是例外。


              第三,聯合懲戒的力度更大。比如說新《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二條,從事安全生產的評價、認證、檢驗、檢測的中介機構,如若出現出租出借資質、掛靠或者是出具虛假報告,那么企業如果有這一類的違法行為,根據新《安全生產法》,除了給予比較高額度的罰款處罰以外,對這個機構和相關的從業人員,還有從業限制和撤銷相關資格資質的處罰。

              第四,擴大處罰的對象。新《安全生產法》增加了第九十六條,增設了對企業的分管負責人和安全管理人員的處罰,既有日常監管履責不到位的行政處罰,也有發生事故后的事故罰。

              新《安全生產法》

              處罰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真的有必要嗎?

              生命至上,違法處罰永遠是現在進行時

              宋儒亮教授:預防為主、以人為本的原則,很早就已經寫入《安全生產法》。新《安全生產法》進一步將其提升到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新高度。

              因為我們更加強調居安思危、未雨綢繆地看待問題,一旦安全生產出現重大事故,人命、財產、秩序都會受到很大的損害。一個企業問題會讓整個發展形勢受到阻礙,所以我們要提前防范。俗話說再好的教育可能也代替不了懲罰,既然要懲罰,如果輕輕地懲罰就沒有效果,要罰就動真格,讓你覺得處罰確實在你身邊,企業做不好,處罰馬上就下來了,違法處罰是現在進行時不是未來時。

              

              作業人員:下池清淤,什么防護都沒有就這樣下去嗎?

              管理人員:前兩天有人下去過,沒事的。

             ?。ň鶠樵O計對白)

              一點預防措施沒有沒問題?

              新原則!這個機制有效遏制生產安全事故…

              宋儒亮教授:新《安全生產法》新提出一個非常醒目的原則——雙重預防原則。雙重預防機制的核心就是對隱患進行排查治理,對風險進行管控,并且讓關口前移。

              郭娟:新《安全生產法》第四條要求:“生產經營單位必須遵守本法和其他有關安全生產的法律、法規……構建安全風險分級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機制……”。

              雙重預防機制就是安全風險分級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把風險管控好,不讓風險管控措施出現隱患,這是第一重“預防”;對風險管控措施出現的隱患及時發現及時治理,預防事故的發生,這就是第二重“預防”。

              宋儒亮教授:這個機制讓我們認識到要保證安全發展,必須要把風險看得足一點,要管控好,要把隱患排查得清楚一點,所以雙重預防機制的實施和貫徹,更利于安全生產落實到位,也就是說作為企業,你需要有專家的眼光去發現隱患,也要有專業的責任心去對待風險。

              新安法明確“三個必須”!行業主管部門責任更大了…

              郭娟:新《安全生產法》第三條,專門寫入了“三個必須”。“三個必須”就是管行業必須管安全,管業務必須管安全,管生產經營必須管安全。這個就是我們“三個必須”的責任,一些行業的主管部門他們的責任壓力開始大了起來。

              所以實際上就是,安全生產不是靠某一個部門單打獨斗可以做好,不是只靠一個應急管理局就可以做好,而是需要各行業主管部門,各負其責,齊抓共管。

              宋儒亮教授:針對行業主管部門來說,也就是說我們安全也好,發展也好,這兩件大事,必須要給它統起來的一條基本的原則,像一條紅線一樣全部打通,安全生產這“三個管”串聯起來所有。

              按老板指示作業發生安全事故,安全員擔責?

              

              員工(安全員):老板,酒精是危險化學品,要放在危險化學品的倉庫,你放在隔壁房間你不怕嗎?

              老板:有事我頂著,真要罰也罰不到你頭上!怕啥,就這樣辦。

             ?。ň鶠樵O計對白)

              郭娟:如果安全員照老板的指示真做了,然后真出事了,應該說老板是第一責任人,他全面負責,出了事他肯定第一個被追責,但是作為具體執行的員工也好,安全員也好,也有他的責任。

              現在新《安全生產法》規定,企業要建立全員安全生產責任制。就是上到企業老板,再到分管的副總,再到部門的負責人,再具體到每一個員工,每一級都有自己的責任。對企業老板來說,需要給每一個員工,每一個崗位,制定不同的規則,所以全員安全生產責任制,就是企業要先把規矩定下來,然后把規矩轉化成為企業的行動,最后發生事故的時候,按規矩來確定各個層級和崗位有沒有責任。

              宋儒亮教授:企業確實要掙錢,但是一定要記住,如果沒有安全,發展就是帶血的,是我們不要的,如果沒有安全這個前面的“1”,后面再多的“0”都沒有意義。所以安全是企業生產 、企業存在的兩件大事。掙錢是一件事情,安全的掙錢才是全部的事情。

              生產安全事故下降近三成!點贊廣州這樣落實新《安全生產法》…

              郭娟:自新《安全生產法》出臺實施以來,廣州市在新《安全生產法》貫徹落實實施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重點在于兩個方面:一是領導干部學法,加大新《安全生產法》宣傳貫徹的力度。我們通過各種媒體平臺進行新《安全生產法》的宣貫。作為各級政府部門的監管人員,領導干部也是先學一步掀起學法熱潮,領導干部組成普法宣講團到基層企業上門開展新《安全生產法》的普法宣講,營造一種“人人都來學習新安法”的良好氛圍。

              第二,加大執法力度,嚴格執法倒逼企業主動學法。因為法的生命力還是在于執行,除了通過提升法治意識,讓企業主動守法之外,我們還通過一些嚴格的執法,來倒逼企業主動守法。

              據統計,去年(2021年)廣州共發生各類生產安全事故390起、死亡295人、受傷213人,與2019年相比分別下降29%、5.1%、47.5%,生產安全事故下降近三成。

              生產安全責任 再怎么強調也不為過

              郭娟:提升廣州的幸福感安全感,從我做起,學好用好新《安全生產法》,做到四不傷害,不傷害自己,不傷害別人,不被別人傷害,也保護別人不被傷害。

              宋儒亮教授:我們說動一個人的利益,可能比動他的靈魂還難,安全生產要安全,必須要動你的靈魂 動你的利益,如若不然,沒辦法適合新發展。

              以人為本 安全第一

              這是新《安全生產法》

              不斷在宣示和強化的最重要的原則

              對于企業來說

              注入了安全理念的成本才是有效成本

              關注了安全需求的效率才是可靠效率

              隨著新《安全生產法》的實施

              這個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

            來源:廣州廣播電視臺微信公眾號2022年6月2日

            原標題:造成生產安全事故,最高可罰1億?新《安全生產法》施行,這些行為尤其要注意...

            【 打印本頁 】 【 關閉窗口 】
            亚洲毛茸茸自由成熟,国产 欧美 日产久久,国产精品无码午夜免费影院

            <p id="rvtfd"><p id="rvtfd"></p></p>

            <sub id="rvtfd"></sub>

                    <address id="rvtfd"></address>